个股场外期权直播室_文华财经:纳斯达克首秀涨幅40% 金山云踏上全新征程_黄金交易

原创 admin  2020-07-15 10:43 



黄金交易是黄金市场的交易主要有两种,即现货交易和期货交易。黄金现货主要是指金块 (砖)、金锭、金条和金币。私人或采金企业对新开采出来的黄金交易,大都是实物交易,客户购入的黄金可自行贮藏和转移,也可委托金商代为保管。现货交易一般是在成交后即行交割或在二日内完成交割。

  北京时间5月8日晚,金山云首次登上纳斯达克,并在上市首日上涨40.24%。

  但是就在两周前,金山云董事长雷军及其团队仍在就是否坚持推动纳斯达克首次公开募股做出最终决定。经过几次电话会议和视频连接后,金山云团队决定“拼一下”。

  5月8日上午,终于松了一口气的雷军给全体员工写了一封公开信,他在信中写道:“此次是金山云过去八年的创业总结,也是金山云的开端。未来的旅程。我对金山云的未来充满信心!”

  “在金山集团的32年历史中,WPS等几项核心业务就像是前波汹涌;金山云聚起更多的力量,迈向一个新的台阶,就像后波一样。”在5月8日晚上举行的“云铃响起”仪式上,雷军在金山云的高管和客户面前喜出望外。在他的眼中,金山云是个富裕的年轻人,内心深处有火,眼中有光,充满了远见和希望。

  上市历程像“打副本”

  上市当天,北京全天下雨,气温降至当月最低水平。 “北京的雨意味着我们要火了!”在上市前一个半小时,雷氏幽默再次出现。

  实际上,对于三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雷军来说,金山云在美国的首次公开发行并不容易。自2019年12月IPO以来,雷军一直感到不安。 “在新冠流行病在美国蔓延之后,我认为这一次黄了,肯定继续不了。在整个IPO过程中,我一直感到非常不安。投资者向中国证监会公开提交之后,包括市场的热情和市场热情,我们确实没想到。”在谈到过去六个月的旅程时,雷军坦率地说。

  受新冠疫情的影响,金山云上市前的路演时间从通常的两周缩短为四天,而中盖股份的市场表现在突如其来的压力下给金山云团队带来了更大的挑战。金山云首席执行官王育林每天睡眠不足4个小时。他需要在白天接待亚洲投资者,并在晚上继续与欧美投资者举行电话会议。金山云首席执行官直接表示,美国股市缺乏“幸福感”。

  “金山云的上市过程就像在玩游戏中玩地狱难度(最高难度)一样。我们用4天的时间完成一次会议,而通常两周之内无法完成。”王育林说:“在经历了中概股的压力之后,我们可以感受到来自投资银行和投资基金的压力,它们在风险控制方面已经变得更加谨慎,但这并未影响美国金山云的IPO过程。”

  雷军认为,所有的困难都比八年前他决定从事云业务时要困难得多。雷军回忆说,云服务在2012年仍然是中国的一个新兴领域,在早期阶段就进行了大量投资。当时,中国唯一的布局公司是阿里。许多投资者反对进入云服务行业,因为他们担心巨额投资会降低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母公司金山软件​​的业绩。

  次年,公司通过了公司高层会议,董事会,股东大会等的审议和投票程序。2014年,金山软件正式宣布将向云计算战略投入10亿美元。 。雷军回忆说,当时10亿美元的“基础”是金山软件董事会设定的止损线,这是金山软件当时的全部资源。 “今天回想起来,如果没有决心和勇气,如果我没有不惧怕死亡而朝着死亡而活的决心,我认为做金山云没戏。”雷军说。

  市场规模并非一切

  眼下,云服务俨然成为巨头间的游戏。放眼全球市场,亚马逊AWS、微软Azure和谷歌云三大巨头雄踞市场份额前三名;而在中国,阿里云和腾讯云处于绝对领先,百度、华为和三大电信运营商也正纷纷加大投资力度。

  相比上述巨头,金山集团的体量小得多,但本次金山云的上市却创造了一项新的记录——美股首家独立上市的云服务企业,而包括亚马逊、微软、谷歌旗下的云服务企业,均未实现独立上市。最终,金山云完成发行数量3000万股,较披露的拟发行2500万股超发20%。

  金山云CEO王育林表示,市场占有率固然是评估云服务商实力的一个重要考量,但并不是唯一。作为全球云服务业最发达最成熟的市场,在美国投资人眼中,客户质量是另一个关键指标。“对于信息化程度高的企业来说,选择云服务商相当于将身家性命交给你,更证明了公司产品技术的实力。” 王育林表示,越优质的客户对云服务商的要求就越高,金山云在视频、游戏等领域的高质量客户是最好的证明。

  在视频行业,金山云拥有字节跳动、Bilibili、爱奇艺等头部客户,行业覆盖率接近90%;游戏领域,金山云目前累计服务客户2000余家,深度合作客户700余家,综合服务上线运营游戏1400余款;排名前100的手游公司有90%与金山云开展了合作。王育林介绍道,金山云2019财年的收入净留存为155%,优质客户的数量从154个增长到接近250个。

  正如雷军在金山云上市当天的致全员公开信中所说,过去8年,金山云一直专注云服务,从游戏行业的云服务、视频行业的云服务等行业,再延展到政务、金融等产业领域,金山云始终专注于头部客户提供专业云服务,专注于极致技术和产品体验。未来,金山云仍将坚持走在独立发展的道路上,赢得客户背靠背的信任,让客户放心地托付业务与数据。

  十倍增长指日可待

  上市首日,金山云股票交易活跃,换手达7.57%,成交量1516万股,成交额3.27亿美元,股价上涨40.24%至23.84美元,市值近48亿美元。“金山云的上市对我来说是梦想成真,8年的All In投入取得了阶段性成功。”谈到金山云上市对个人的意义,手握4家上市公司控制权的雷军如是说道。

  但对金山云来说,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雷军认为,中国的云服务市场还处于相对早期,大爆发还未开始。从单点公司看,我国的任何云服务商都无法与亚马逊AWS等国际巨头匹敌。专业统计机构Canalys数据显示,亚马逊AWS的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为34.6亿美元,而中国市场份额第一的阿里云全年收入只有5.2亿美元,中国云服务企业还有很大潜力。

  从财务数据看,金山云近3年营收上升较快,分别实现12.36亿元、22.18亿元,39.56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79%。2019年,金山云更是实现了毛利盈亏平衡,其中2019年三、四季度均实现了毛利盈利,并且预计在2020年一季度继续毛利盈利。

  “中国云服务正相当于美国的2014-2015年,传统行业刚刚开始上云,企业客户对云服务处于拥抱阶段,但又有很多担忧和疑虑。国内企业上云和美国企业的一个显著不同,是中国企业更倾向于使用大型公有云的私有化部署,而非直接使用公有云。”王育林进一步解释道,如果把云比喻成住房,美国大客户通常使用的模式是整栋楼的租赁,而中国客户则倾向于将大楼直接买下。

  正是由于起步较晚的原因,中国的云服务企业目前尚处于基础设施投入、研发技术积累的高投资阶段,因此包括阿里云、腾讯云、金山云在内的中国云计算头部企业均处在亏损状态。对王育林来说,眼下的亏损一定是暂时的,亚马逊AWS等公司的早期亏损经历是最好的例证。“2019年金山云的毛利润已经转正,我相信金山云未来几年内也会变成盈利的公司。”

  对于金山云的未来目标,雷军则有着更具体,也更长远的打算。“我们下一个当务之急,是怎么获得10倍的规模增长,因为只有10倍以上的规模增长,金山云的规模效应才能更好地发挥。”但雷军同时明确,金山云上市后的3至5年还将坚持现有战略继续深耕,为可预见的中国云服务市场大爆发蓄力。

科技股领跑美股纳指六连阳 涨势背后仍存在出多个隐患

本文地址:http://www.zhanyisp.com/690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