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后期,铜铝的应对策略

原创 admin  2020-02-25 11:09 



春节前后的一场“瘟疫”席卷中华大地,在国家强有力管控措施下,疫情拐点即将来到,在这个关键节点,铜铝经过大幅下挫后,后市如何演绎?投资者如何操作?

本文从产业的现状及国家的对冲政策进行推演,并提出相关建议。

沪铜

上游

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多个地方政府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实施了封城、封路、延迟复工等政策限制人员流动。

期间除湖北地区铜矿生产暂停外,其他地区铜矿均正常生产。

四川企业:铜矿生产和运输正常,基本没有受到疫情影响。此前,当地政府对该地区铜矿安全和环保进行全面检查,在产铜矿仅为几家大型国企

安徽企业:该矿属于铜陵有色旗下矿山,生产和运输均正常,没有受到疫情影响。安徽省内冬瓜山铜矿、安庆铜矿、沙溪铜矿正常生产,其他铜矿因环保问题已经关停或接近关停。

江西企业:铜矿生产正常。运输车辆需要办理通行证,对铜矿运输基本没有影响。江西地区在产矿山主要为德兴铜矿、武山铜矿等大型和偏大型铜矿企业。

云南企业:铜矿生产和运输正常,基本没有受到疫情影响。

数据来源:我的有色

受材料及库存影响,2月铜产量下降已成定局,其中华中和华东地区冶炼厂减产相对较大。疫情导致硫酸需求下降,冶炼厂因硫酸胀库风险被迫减产。3月冶炼厂减产可能性依然较大。同时,下游加工企业需求疲弱,部分冶炼厂铜库存压力较重,将选择期货交割。在2月和3月进行减产,量应该在15%-30%。

数据来源:我的有色

下游产业

下游复工企业数量增加,但整体开工情况较差,主要因终端消费疲弱,新增铜材订单较少。基建和房地产项目尚未开工,以及电网项目复工较差,导致终端消费疲弱。企业普遍预期3月中旬疫情有可能被控制,终端消费订单将释放出来,届时开工率将出现较为明显的上升。

华东企业A:该企业为中型铜杆生产企业。该企业当前尚未复工,最迟3月复工,但开工率恢复到正常水平至少要到3月中旬。该企业年前精铜备库5-6万吨,库存压力相对较大。

华中企业B:该企业为大型铜材加工企业。该企业于2月10日前后复工,企业订单较为充足,开工率达到90%左右。主要有三方面原因:第一,该企业为大型国企,工人相对稳定;第二,铜材生产机械化程度较高,人员密度较低;第三,企业主要产品为高精度铜材,终端消费恢复较快。

数据来源:我的有色

过去三年数据看,1-2月国内精炼铜产量日均约2.3万吨,假设自春节以来下游加工企业需求为零,则至今累库最大值达到46万吨。考虑到春节期间炼厂开工率并非100%、下游需求也并非完全没有,实际累库的量可能在20-30万吨之间。2月21日LME铜库存减1425吨至163425吨 ;上期所铜库存较上周增35881吨至298619吨,库存增加明显。

宏观对冲

为抵冲疫情对企业带来的影响,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费、医保费和实施企业缓缴住房公积金政策”,多措并举稳企业、稳就业。根据专业测算,这几项政策,预计将为企业带来社保减负超6000亿元。

央行加大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力度,以及设立3000亿元低成本专项再贷款等举措有效稳定了市场情绪,加大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力度,引导公开市场逆回购、中期借贷便利中标利率、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先后各下降10个基点,带动市场整体利率下行。继续用好专项再贷款政策。定向精准支持名单内重点企业抗击疫情,向中小银行倾斜,提高审贷和放贷效率,确保企业实际融资成本降至1.6%以下。

商务部抓紧会同相关部门研究财税、金融等新政策措施,加大企业支持力度,印发《商务部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 做好稳外贸稳外资促消费工作的通知》,提出支持外贸外资商贸流通企业有序复工复产、提供高效服务、营造良好环境、推动创新发展的“20条”措施。

沪铜策略

疫情导致铜供需错配,预期1-3月国内快速累库,而4-6月快速去库。从需求端看,3月前后实现铜需求由弱转强,3月后需求端开工将会出现较为明显的上升。从供应端看,铜供应由松转紧有可能发生在3月后,而支撑3月后的价格,对冲策略可选空近多远;疫情拐点或已经到来,供需最坏或许已过,且国家在降费减税等各项政策不断对冲疫情影响,可布局远月合约(45000元/吨附近)。

未来可期:不看大跌,可适当卖出实值看跌期权(如CU2004-P-47000;CU2004-P-48000)赚取时间(波动率较低,时间价值一般)与方向的价值;需要现货的套保企业,保守者可使用此策略。

沪铝

产业现状

疫情的影响,全国的交通运输及物流面临着明显的阻碍,主要还是在汽运方面。北方的氧化铝主产区分布在山西、山东及河南三个省份,山东、河南的疫情较为严重,山西疫情压力相对较小,但三省在交通运输的管制上均不亚于疫情严峻的地区。多数氧化铝企业在原料的供应方面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汽运,因而此次疫情对部分氧化铝企业还是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生产氧化铝所需的铝土矿、烧碱、石灰石、焙烧气源(天然气或焦炉煤气,山西、河南地区以煤为主)各原料在运输上均受到影响。铝土矿方面,由于民采矿山开工时间较晚,受疫情影响很可能延后至2月底。此次减产可能使得2月国内氧化铝的产量下降14万吨左右,约降至534万吨。

铝锭的累库幅度在超过往年。电解铝企业一方面在产业链利润分配上开始逐步向氧化铝端倾斜,另一方面下游的采购需求较往年有明显延后,累库的压力也牵制着铝价的上方空间。当下虽较节前有明显的缩窄但仍还有盈利空间。

节后的市场调研也显示,当前部分企业表示不会放慢新增产能的投放节奏,电解铝供应压力仍然较大。最新的电解铝新增产能排产计划显示,当前比较确定的新增产能在274.5万吨附近,其中1季度很可能落地的新增产能约在77.5万吨,下半年的供应压力也不小。

利润

中国电解铝行业平均完全成本约12900元/吨,平均盈利540元/吨。成本端氧化铝存在上涨动力,利润存在转移可能。云南电解铝厂陆续投产,较低的电力成本进一步降低铝的完全成本。

库存

2月20日,SMM统计国内电解铝社会库存(含SHFE仓单):上海地区11.1万吨,无锡地区44.7吨,杭州地区12.5万吨,巩义地区20.9万吨,南海地区25.8万吨,天津5.7万吨,临沂1.2万吨,重庆1.1万吨,消费地铝锭库存合计123.0万吨,较上周四增加13.7万吨。2月21日上期所铝库存较上周增70787吨至409635吨;LME铝库存减11800吨至1138975吨。

沪铝策略

电解铝库存累积明显,短期内供应端仍将持续施压;成本端氧化铝存在上涨动力,存在利润转移可能性;下游复工普遍延期,消费端启动较慢,同时投产节奏不变,3月份铝价上涨动力不足,沪铝主力在13200-14000元/吨区间交易为主。

结论

疫情导致铜供需错配,1-3月国内快速累库,而4-6月快速去库。从需求端看,3月前后实现铜需求由弱转强,3月后需求端开工将会出现较为明显的上升,并且其力度将明显增强。从供应端看,铜供应由松转紧有可能发生在3月后,而支撑3月后的价格,对冲策略可选空近多远;最坏或许已过,且国家在降费减税等各项政策不断对冲疫情影响;而沪铝的利润及产能释放较确定,相对于国家的对冲政策其价格弹性较铜较弱,产业链的不利因素较多,对冲投资者把握节奏,阶段性空铝多铜操作。

本文地址:http://www.zhanyisp.com/614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